别具一格的加勉苗族芦笙舞

  “芦笙不响,五谷不长”,这是苗家的一句格言。苗族同胞还说:“苗家没芦笙,寨寨 闷沉沉,过年冷冰冰”,不难看出苗家人对芦笙是何等的钟爱。

     居住在从江县西部月亮山区的加勉乡一带苗族同胞,每年农历金秋后,都要过“苗年”,用自制的“年粑”和“年菜”作礼品,迎请芦笙队和舞伴队吹奏芦笙曲和跳芦笙舞,以庆祝丰收和预祝来年的兴旺。

  乡内的加翁、党九、寨坪、加两、羊哈、白棒、别鸠、羊鸠、党港、党枢、别通、加勉等苗族村寨,过年不是同一天,而是按十二地支来选择过“苗年”的吉祥日子。因各村寨择定的吉日不同,有的用“子”日,有的用“寅”日,……因此,在加勉一带过一次“苗年”往往持续五、六十天,直到汉族传统的“春节”。苗年到来时,各村寨的青、壮年组成芦笙队;40岁左右的中年人组成袈裟舞队,与姑娘们结成舞伴。欢度“苗年”时,男女老少身着盛装,尤其是姑娘们身上穿着彩边衣,下身着长短三叠百褶裙,脚上穿着船形的绣花鞋,腿上裹着筒布系着雪白的飘带,头插银花、银梳,颈佩银项圈,胸挂吊铃、胸牌,腕戴银手镯,打扮得绚丽多彩。节日里,男青年纵情地吹奏着优美动听的芦笙曲调,姑娘们踏着轻快的芦笙节拍,扭动着柔情的腰肢,翩翩起舞,全村男女老少,共同欢庆丰收的年节。

  加勉苗族芦笙舞主要有两种形式:一是行进的游动式,二是原地环形跳动式。行进游动式,是芦笙队伍向离村寨三、五里的芦笙堂进发时的长龙队列,所有队员精神抖擞,意气风发,英姿飒爽,犹如出征般的威严整肃。作为先行的是精致短小而音量清脆的前导芦笙队,首先吹奏一曲动员的韵律。接着吹奏预备出发旋律,随即中、大芦笙(苗语叫“嗝”)、莽筒(苗语叫“董”)齐声合奏。吹奏者左右摇摆身躯,并启动脚步随节拍向前游动,按着传统的组合队列一步步地向芦笙堂行进,其顺序为:芦笙前导队、莽筒伴奏队、袈裟伴舞队(又名道具伴舞队)、娘子伴舞队等,排成长龙式队列,步着芦笙优美的旋律、节拍,紧跟前面芦笙队的摇摆身姿和步伐徐徐行进。出寨门前,鸣放三响铁炮(有的放五、七、九响铁炮)后,方能启程出发。若在行进中,路径或穿过客寨时,前导芦笙队立即吹奏一曲“原地踏步”或“暂停前进”的曲调和吹奏一曲“借路通过”的恳求芦笙曲调,客村听到恳求曲调后,立即组织村民鸣铁炮三响和鸣火药枪迎送,芦笙队旋即吹奏一曲“告辞鸣谢”的曲调向客村表示感谢,队列又继续前进。当手执五彩缤纷的各色旗帜的人们和芦笙前导队步入芦笙堂时,先导的小芦笙即换奏环形转堂的曲调,待尾队在堂内转满三圈后,前导芦笙队吹奏一声憩息的声调,全队即停下休息。休息约半小时后,全芦笙堂的铁炮声、鸟枪声、鞭炮声和群众的欢呼声交融在一起,犹如一曲壮美的交响乐。铁炮声、鸟枪声、鞭炮声一停,娘子伴舞队则另择宽敞场地,跟随(一对或两对)雌雄芦笙的小伙子的中、低音的曲调节拍,开始踩堂舞,其舞步是一步向后转一圈,用圆圈的步伐按着雌雄芦笙引导的拍节作环形形式前进。舞女们听到变换动作旋律时,即将双手掌移至胸前,拼成半环形围胸部左右摆动,舞步变得轻盈欢快,人人面带笑容,含情脉脉的眼神时左时右,时上时下,向围观人群投送欢快的青春柔情,姑娘们身上华丽的装扮,在婀娜多姿的舞步颤动下,闪闪发光、叮噹着响,犹如古诗中说的“风动环佩仙子至”的迷人风采。在另端场地的男子青壮年组合的歌堂中,却是另具一番令人陶醉的场面,这里即是原地踩歌堂的环形形式。小芦笙为主导,大、中芦笙挨次排列围成一个核心圆圈;袈裟伴舞队围绕核心圈围成第二个圆圈;莽筒队在外围围成第三个圆圈,各圈相距一米左右,五色令旗迎风招展。小芦笙发出清脆的笙歌引导中、大芦笙吹奏起环形踩歌堂曲调,边吹奏边游动,由左边摆到右边,又由右边摆到左边。袈裟队随着边摆边舞,莽筒队原地不动伴吹,周围观众被这如花似锦的笙歌、笙舞场面所陶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