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特的侗乡水井

  到过从江的人,大凡都被从江浓郁的民族风情、优美的侗族大歌和风雨桥所陶醉,被誉为“柑桔之王”的椪柑所倾倒。1994年夏秋两季,随同文物普(复)查组的同志一道进行文物普(复)查,更被居住在从江地区的侗族先民建造的水井所折服。

  在文物普(复)查中,我们除了见到普通的正方形、长方形、圆形的水井外,还看到了造型独特的石瓢井、石牛井、石屋井和窑口井等等。在这里似乎成了一种独特的侗族“水井文化”。

  石瓢井,主要建在交通要道旁,供来往行人饮用。它是用青石料凿成瓢状,瓢柄伸入泉水出口处,泉水流经石瓢而出。瓢柄长短不一,有的长达两三米,有的仅几十厘米,柄宽二、三十厘米,正中凿一笕状水槽。盛水部位似锅底状,有一出水口,除盛水外,还起到沉淀泥沙杂物的作用 。石瓢盛水不多,满后自溢,不留陈水。石瓢井旁,多是古树参天,枝叶繁茂。树荫下置有坐凳,供来往行人乘凉休息。

  石牛井,有的是整牛状,有的是牛头状。石牛井最负盛名的是建于清道光十六年(公元1836年)的贯洞石牛井。这口井又叫娘美井。水池低于地面,周围用石灰砌成井壁,内壁浮雕飞禽花卉,工艺考究。有两道台阶可步入井内。有一头用整块白玉石雕琢成的水牛,四肢蜷曲于腹下,牛头伸向水池,像要喝水一样,神态自若,栩栩如生。泉水从牛嘴汩汩流出注入池中。挑水人只要将水桶置于牛嘴下,泉水即流入桶里。这口石牛井已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石桶井,形如大圆桶。这种井有的一寨一口,有的一寨几口。它是用整块巨石雕凿而成,大半截埋入地下,只有二、三十厘米露在地面上作井沿,凿有排水口。则里村那口与众不同,整个井都置于地面上。是用三截石桶接成的,井高0.73米,内径0.88米。泉水从上方龙头状而有盖的石笕流入井内。这口井虽不大,但一年四季流水不断,则里三四百人饮用有余。这种内外均为圆形的石桶井多分布在往洞乡的朝利、高船、则里、秧里和下江镇的高阡等村。还有内圆外方用整块石头凿成的水井,大的在西山镇有两口,其中一口是清乾隆年间建的陡寨田坝井。

  石屋井是用几厘米厚的青石板镶成的,远看像“人”字顶的房屋,这类井靠山的建成一面倒水,不靠山的建成两面倒水。两面倒水较为著名的有弄吾井和榕树井。榕树井又叫“七两井”。据说清乾隆年间建此井时,耗费白银七两,因而故得“七两井”之名。一面倒水最早的是清嘉庆二十五年(公元1820年)的占里寨头那口井。

  窑口井井口像砖瓦窑口那样,呈半圆形,这种井往往建在靠坡(坎)边。井壁用料石镶成方形,石板铺底。下方用石板镶井沿,高出地面20余厘米。

  上面提到的水井,除石瓢井没有镌刻装饰图案外,其余的水井内壁、井底往往刻有游鱼、螃蟹和太极图,外壁刻有龙、狮子、麒麟、白鹤、鹿、花瓶、花卉和陶罐等装饰图案。这些图案刀法细腻,也有粗犷,是研究侗族文化最好的实物资料之一。

   石牛井、石屋井和窑口井不但造形别致,而且不易掉入树叶杂草之类杂物,也不易飘入天然雨水,比较清洁卫生。此外,井沿都高出地面,脏水也不易流入,井前大都置有上圆下方的石鼓二个或四个,专供汲水的人搁置水桶,避免脏物随桶进入井内。

  作为侗族文化组成部分的从江侗家水井,是具有研究价值和文物价值的,它将会像侗寨鼓楼和风雨桥一样,逐步被人们认识和重视,并得到社会的珍惜和保护。